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17, 2007

現代性;虛無主義;理性下的恐懼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1:07 am

這個題目可以寫篇論文了,裡面都是很重要的概念。

宗教的位置在啟蒙以後被理性取代了。人類慶祝隨之而來的自由,宗教成為了歷史的淘汰物。

理性是絕對的,人可以因理性而自律(autonomy),道德可以透過理性判斷(功利主義,義務論)。現代性(modernity)的思潮下,生產而出的有效率工作法,還有種種促進生產力的方法等等,使人類可以更舒適地生活。

韋伯(Weber)言:Disenchantment of the world,世界的去除魔咒化。貝格(Peter Berger)言:Secularization,世俗化。宗教已經不再被需要了,宗教漸漸退到一角,也漸漸消失。

若我們相信以上的大敘事(Grand narrative)是如此的偉大和真確的話,我們就墮進了現代性的迷思/神話(myth)中了。

看來還是需要在他日再慢慢寫,暫時停筆。

4 Comments »

  1. Peter Berger的世俗化理論已被他自己的非世俗化理論推翻,所以恐懼與宗教是不可分開的雙生體,反之,宗教更滿足了人類恐懼的心理。

    留言內容 由 Donald — 一月 17, 2007 @ 5:23 pm

  2. 喔,SPOILER。 XD

    留言內容 由 Alfred — 一月 17, 2007 @ 11:23 pm

  3. 更正確而言,世俗化與非世俗化在現世同時出現了

    留言內容 由 Donald — 一月 17, 2007 @ 11:35 pm

  4. 這的確是。

    或言Baudrillard或Zizek的有趣觀點:

    基督宗教作為最先的無神論信仰
    對宗教的排除反而使之蓬勃

    留言內容 由 Alfred — 一月 17, 2007 @ 11:45 p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