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三月 18, 2007

Compensation Perfected

文章類別: 雜感,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7:40 pm

這幾天在煩後現代的導修課。天啊,後現代實在不能定義。定義以後就不是後現代了。

這篇東東的題目是Compensation Perfected。今天走看到一堆助養兒童計劃,一年只需幾百元就可以助養一個小朋友了。

不乖乖付錢就等如罪惡嗎?人類不是有義務使他人幸福嗎?

若然單單付了錢就等如幫了人的話,我們只是認同了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就連道德也可以透過付款而解決,真有趣。

要知道資本主義的運作在於不斷的製造不均衡,使窮人永遠為上層的資產階級服務。怎樣解決在享受感到罪過的人們?補償Compensation。這種只救一時,卻難以永久地解決問題。

「我們不再互相對望,但我們有為此而設立的學校。我們不再接觸對方,但我們有溝通治療法。我們不再走路,但我們會緩步跑。」

- 布希亞,擬象與擬真

「在今天的市場,我們找到一系列被抽走其害處的產品:無咖啡因的咖啡,無脂肪的奶油,無酒精的啤酒‧‧‧清單如此繼續:無性的虛擬性愛,鮑威爾的兵法;無傷亡的戰爭(當然是在我方),沒有戰爭的戰爭。當代對政治的定義:管治的藝術。那就是,不政治的政治。今天的多元主義,作為沒有他者性他者。虛擬真實給予我們被抽去內容的產品,真實(the Real)充滿抗衡的核心。如同無咖啡因的咖啡的香味與味道與真的咖啡一樣,虛擬真實就和真實一樣但卻不是真實的。」

- 齊澤克,歡迎來到真實的荒漠

整個與現實的抽離,可能就透過這種補償滿全吧。以華麗的外表,再造的擬真物,取代原有的一切。在奇觀社會內長大的我們,可以看穿這一切虛像嗎?早已與現實脫離的我們,還能看到現實嗎?

「先敬羅衣後敬人。」還有多少人可以從心底裡散發出那美好的光芒,而又有多少人願意接受呢?

如同愛情一樣。如此真誠可愛的人,卻永遠難被接納。有著美麗外表而狼毒之心的人,大家身邊都是。卻有無數的好人願意付出自己的愛給予這些惡毒的人。就算我們知道真實如何,內裡如何,可能也只願意沉醉那抵不住時間流逝的外表。

但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生存方式嗎?

不知為何,這篇文又變成了一篇隨筆。我這個沒經驗的理論家,總會有人問我這些問題。我只願那美好的內心如歷久不衰的寶石般永遠照耀著,也就以這篇文章作為他的挽歌吧。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