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三月 24, 2007

因此,我們活於消失的一切中……

文章類別: 雜感,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47 am

布希亞好像曾經說過:

「我們不再受到它們外表的誘惑,現在我們著迷於它們的消失。」

原文還是找不到,大約是:

“We are no longer seduced by their appearance, but we are fascinated by their disappearance.”

Simulation,模擬。最終的後果就是這樣,使一切消失。

如同美麗的事物,從前,我們受到它們美麗的外表所誘惑。

但現在,這個美麗的外表就是一切了。它是否有任何內在意義,也不重要。就算有,也不重要。

影像(Image)取代了真實(Reality)

完美的隔離,光與影的世界。

就像我們努力,滔滔不絕地講話以避免那片刻的寧靜。因為寧靜暴露了那空虛的中心,那一無所有的境地。

The art of doing nothing,是我們難以做到的事。

試試頹坐吧,若能安然坐下甚麼也不做的話,是幸福的事。

我們每天的工作和苦難已經夠多的了,但我們還好像未決定過自己的事。

就如在光速中行走一樣,在無限慣性中存活著的我們,還是好好想想人生的意義吧!

活著的原因是甚麼也不重要,最緊要是自己選擇了自己的生活‧‧‧

還活在認為一切都是應然的想法嗎?人生應該安穩的空想嗎?按著遊戲規則玩就會安樂過一生?

真的嗎?世界根本沒有保證。

好好活著,自己的生命並不是他人能給予的。也不是美麗的影像所給予的。

若非,我們就活於消失的一切之中。實在太好了,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