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三月 31, 2007

Time Shift…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0:26 am

“Stop the earth: I’m getting off.”

- Jean Laude

From Paul Virilio, Polar Intertia

時間是這樣流動的:此時此刻的我想喝一口紅酒,我就在彼刻開瓶,倒出寶紅色的甘液,然後我再從酒杯裡喝下祈待已久的一口。

一切欲望也像這般:我們無法立時得到滿足,此時的渴望,只能在彼刻得到滿足。

期待就是當中的時間吧?懷著無限的熱情與希望,等候那一刻的來臨。如同每次戰鬥中,期待成果而作出的一切努力。

相反的感覺就是逃避吧?因為知道審判的一刻在彼時將來,而不願意面對時,那一切的恐懼‧‧‧

但那一刻以後又怎樣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歷史的教訓,前人以生命實實在在活出來的時間,就是我們今天茶餘飯後的話題了。

在那一刻以後,過程就像消失了一般似的。就像我們得到了的結果,已經等價交換了我們的努力。

時間的流動,至少為我們而言,是無法修補的。過去的一切,無論結果怎樣也好,也無法改變。

活在過去的人是最不幸的,因為過去永遠不會再臨。寄望將來的人,還有世界那不確定的可能性,雖然那只是一點點的‧‧‧

活在當下?不。這就像是毫無意義的商業口號。

是要選擇自己的路。繼續沉醉在痛苦和快樂,或是寄望未來,只願出現奇蹟也是沒結果的──

從今天起,走吧。好好地走自己的路,不再浪費時間。時間,是多麼的長,又多麼的短‧‧‧

1 Comment »

  1. 曾幾何時也是整天怨命怨過去怨一切的不幸
    後來發現一直在怨恨過去根本沒用,沒人會來幫你
    才決定不再去怨,努力去過每一天

    留言內容 由 Charlie — 三月 31, 2007 @ 1:27 p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