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2, 2007

在對神的一切信心以上是對人類的愛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雜感 — Alfred @ 6:23 pm

隨勢而易,隨勢面對。就如同讀精算的朋友叫我不要買保險,讀宗教研究的我也要寫寫一些宗教的黑暗面。

今天被一位好孩子問及十一奉獻的問題,家人反對信教等。想起有好友與女朋友被強行分開,只因信仰的原因。

關於宗教信仰

宗教是理性或是非理性從來也是不重要的。人類不理性地捨身為人,人類理性地以資產主義的邏輯殺人放火。

我嘗試以對人類的關懷立論:最重要的,是宗教必需不會滅絕人類的愛。不然的話,我們會叫那做邪教。

宗教能分高低嗎?不少基督徒當佛教是邪教,佛教徒輕視基督教的信條等等。到最後還是自己喜歡那個就好。

關於宗教的權威

宗教的權威從來就沒有保證。

自馬丁路德改教以後,聖經成為了單一的權威來源。當時,由於各種原因,著重愛德的雅各伯書和其他幾本新約書藉,還有舊約的第二正點沒被翻譯。因信稱義的信條被高舉。

我們知道,文本詮釋的可能是無限的。有處境的考慮,心理分析,甚至單從字面的語意分析,也可以在同一段文字中找到全然不同的意義。

那到底那個才是真的?我們不知道。但我們可以知道詮釋者到底站在那個位置說話。

他到底是因為甚麼說話?錢?名譽?地位?信仰?盲目的信仰?還是因為對人類的愛與關懷?

這些問題不是不思考就可以解決的。

對,就算我是一位天主教徒,我仍然會對教導作出思考,若神師說的東西我覺得不合適,也不會照單全收。

例子:十一奉獻

從聖經裡抽出例子,再經過再現而發明的道理。就如三位一體(當然這也涉及傳統)。

十一奉獻,也當然地是這樣子來的。說真的,規條背後的動機有多少是因為「義務」,又有多少是因為「金錢」?

這又無可厚非的,沒有錢,也不能繼續辦下去了。天主教也有指引,只不過真的會每次去拜神時扔三十元進去的人不多。

例子: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

朋友與女友被強行分開的原因。有不少反基人士反對這不人道的信條,當然,宗教一向也是自己主觀的選擇。

我這裡將不顧及宗教信仰的主觀論點。說真的,兩情相悅,若要因為單單某些人對經文的解讀而要分離,那人實在是人渣。

這行為本身就是反對人性的,神有教過我們要反對人性嗎?

例子:神父搞細路/牧師搞女仔/xx搞yy……

因父之名而施惡之人何其多。奉獻自己一生的人是可敬的,但當中有多少人是因為自己的利益而作呢?

十字軍東征。當中一定有虔敬的人,但也同樣有黑心的人渣。

這就是我們的教會。

我最看不過眼的現象:變了另一個人

Simulation:本來並不是開朗的人,在進入教會以後轉變為開朗,關心他人,噓寒問暖的好人。

但這裡面還剩多少自己?本我已被這美好的外表所蒙蔽。

這種裝出來的笑容,順口的關心,不經大腦的關懷;真的是好的嗎?

其實從一開始,宗教也是處於社會內。沒有人,就沒有宗教。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就有恩典,就有罪惡。

我,還是因著對人類的愛而繼續信仰。無限仁慈的天主,一定不會忘記善待他人的人;實踐愛德,又怎會被全然是愛的天主所恨?

結果這又變了一篇隨筆。而且是懶到極點的隨筆!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