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8, 2007

流行媒體與現實

文章類別: 基礎器械理論 — Alfred @ 11:06 am

正如電影電視劇、還有動漫畫也來難以表述真實的情況,在兵器方面也是當然的了。

以下列了一些例子:

1. 雙武器

說真的,假若是兩把同樣長度的武器拿在雙手中,其實是沒大用處的。由於攻擊距離一樣,有時甚至會因此而自亂手腳,或因為要就合擺放,而使招式受限制。史實的用法,多以一匕首配一劍。

2. 中國的劍

大部份我們在媒體中看到的是道具,實在難以傷人。史實的中國劍是不會如鐵片般薄,而是有一定厚度。雖然是有著軔度,但是在斬擊的時候並不會亂擺。

3. 可砍穿盔甲?

說真的,就算是巨劍以上,真雙手劍級的武器,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斬開盔甲。皮革或許可以,面對優質的鏈甲可能會做成衝擊性的創傷,板甲的話可能會滑開去。面對盔甲最好的方法,可能還是刺,以最大壓力突破較弱的位置。

4. 劍,稱霸?

劍是很好的武器,就如同其他所有能流傳下來的武器一樣。劍是被迷思的武器,也當然是因為它與種種專貴的概念聯繫所致。但說真的,在不少情況中長兵器(Polearm)是較好用的。攻擊範圍,衝擊力,傷害等等都使之非常有用。但劍是極多元的武器,也是不爭的事實。只要記得並沒有甚麼武器是絕對第一就好。

5. 盾牌可被砍穿嗎?

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有些盾牌的設計是讓敵人的武器砍進盾邊,持者就將盾推開再向被移位的敵人攻擊。還有,要麼就是檔格成功,要麼就是失敗;基本上並不會出現檔格把傷害減半的情況。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