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9, 2007

我們有多自由?

文章類別: 雜感,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39 am

住在香港的人,住在資本主義社會的人。我們真的是自由的嗎?若然,那到底有多自由呢?

言論、新聞、結社、宗教‧‧‧

「我們不覺得自己『不自由』,皆因我們沒有形容『不自由』的詞彙。」

- 齊澤克

消費社會中,我們有的自由是購物的自由。只要有錢,就可以買來商品。不論是窮人富人,只要付得起錢,就是客戶,也可以買到同樣的東西,得到同樣的快感。

但這種選擇的自由,其實只在我們「勞動→穫得金錢→消費→再勞動」的邏輯下才能實現。只要我們不乖乖合作,那我們就只能夠餓著待,只能眼看令人目眩的事物而不能得之。

「香港的人是為了李氏一家而活的」── 住的樓,買的食物,交通功具。不知道穿著方面,又有沒有李氏的公司?就連現在我打這篇東西上網也是用Netvigator。

這就是我們的不自由。我們要賺錢,消費。假若脫離了商家,我們就無法生存。這就是在城市中生活的人的不自由。

資本主義的利害之處,在於我們已經被教導成順口應心的好市民。一切依循最大的利益進發,假若不是因為有那少許的道德感存在,基本上他人也只是阻著自己的敵人。其實聚積了那麼多資本最後又怎樣呢?過去五年,我一直在見證著如心廣場的進展──慢慢地,在時間的流逝下建成。結果在小甜甜打贏官司後不久就竣工了,而在之前的一大段時間,不知是否因為未知有沒有錢付所以一直沒建好。諷刺的是,建成後不久,小甜甜就去世了。更諷刺的是,最後得到遺產的不是姓黃的,不是姓龔的,而是姓陳的。

「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什麼益處?或者,人還能拿什麼作為自己靈魂的代價?」

- 耶穌,瑪竇福音(馬太福音),16:26

就在Watson’s Wine Cellar裡,只見葡萄酒的價格不是一般人可以買得起。到底裡面有著多少的利潤?賺了那麼多錢以後,又可以怎樣呢?是不是捐了錢做了善事,就可以抵償每天對市民的剝削?每天走過超級市場,只見價格越來越高,浮動的速度也是嚇人的。

寫完一篇感想後,還是要回校賺點零用。打工回來,買瓶葡萄酒與朋友喝,真快樂,真自由。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