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一月 15, 2007

Bartender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0 am

法國的 Eau de Vie;
蘇格蘭的 Uisge beatha;
北歐的 Akvavit;
俄羅斯的 Zhiznennia Voda;

都是解作「生命之水」。

因為酒裡面存著Spirit,所以才能醫治人的靈魂。

調配那杯可以拯救被孤獨所傷;無處容身的靈魂之最後一杯,

就是調酒師的責任。

只因幸福時喝甚麼也足夠,但不幸卻有上千萬種;

所以才有上千萬種的生命之水,延續人的生命。

拯救靈魂的調酒師,到最後又能怎樣呢?

調酒師每天都要面對三種痛苦:

第一種是客人的訴苦,

第二種是自己的失誤,

第三種就是孤獨。

只因他清楚明白,所以無論怎樣也只能安然面對。

調酒師的工作,假若沒有堅定的理想,便能難支撐下去。

但就算能支持下去,那又怎樣呢?

這一切也是虛空。

年輕人啊,當你青春時就當盡心歡樂,少壯時當心神愉快。因為將來的黑暗日子還多,所發生的事盡屬虛幻。

調酒師啊,就讓你醫治了他人的靈魂,那為你又有甚麼好處呢?到最後你又有甚麼代價可以拯救自己呢?

只因為他相信世界還是有著那點點希望,他才能努力。

就算他們知道這點希望可能也只是虛空,他也只能絕望地盼望。

虛而又虛,空而又空。

一天工作,一天過去,沒完沒了。

日出而活,日入而逝;

活人埋葬死人。

死者無人追憶,來者也將不被紀念。

這一切工作,皆是虛空。

因此,調酒師步出酒吧,在朝暮之初尋找他的希望。

他尋求,但找不到。他敲門,但無人答覆。

只因孤獨如死之堅強,又如陰間之殘忍。如地獄般的火燄,生命之水不能息滅。

調酒師的靈魂最後也無容身之所,只能一笑致之。

調酒師的愛並非無盡,他只是一個會調酒的人而已。

幸好我不是調酒師。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