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五月 8, 2006

Signifiers without Signifieds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1:07 am

ACG的世界內其實充滿著這種現象,最明顯的是Eva內,運用了一堆除自身意義外,實在無大意義的符號。

上星期的晚上在會室把D-Gray man,死人筆記看了。死人筆記倒是覺得有點悶和牽強,但算吧,ACG要是很認真地想就沒趣了。

但解構策略倒是好玩的。Trinity Blood倒是有做過功課,不提動畫有多爛,但裡面的人物有好些都是以歷史人物為名的。Fate又算不算呢?我沒看過,不敢斷言。但這種把固有人物,在其帶連意義上再加添乃是很常見的做法。

D-Gray man不像Trinity Blood,除了夾硬把人物與教庭扯上關係外,又與以上做法相似。主角與TB的Abel,Hellsing的Alucard(可能串錯)相似,前者是受詛咒的軀魔人,後兩者是打吸血鬼或僵屍的吸血鬼。

有趣的是,吸血鬼已經是用到爛的角色了。從來ACG也是用多人知道的拉丁十字,但希臘十字是沒人用的。這兩個符號在ACG裡已經沒有了本身的意義。Aristocratic的吸血鬼,和用到爛的Latin cross,在幻想世界內其實只是一小角而已。在西方奇幻文學,和宗教世界;內裡所有的想像其實比這些東西還要多。

與魔鬼契約等等,在ACG的世界內大行其道。還要寫得好好玩似的,但在宗教教條內卻是嚴名禁止。也不存在甚麼可善可惡,魔鬼回頭的東西。這種手法使不少的浪漫劇情出現,可以說是很後現代,很矛盾甚麼的,就我自己來說我覺得不多妥當。

在這裡不談及power甚麼權威的問題。但若我們與一些西方作品比較一下,就可以知道ACG的世界與其原本意義有多大分別。The Exorcist - 驅魔人,不論它如何不合乎天主教真正的驅魔禮有多大,它建構的世界卻是正邪兩立,並且帶有一份嚴肅。內裡的神父是中年,穿著西裝的叔叔。比起穿著以ACG眼光設計的制服的正太美少年蘿莉御姐,我還是喜歡認真的叔叔。

內文已經與題目越來越遠,但沒所謂了。我對ACG世界內的創作,就是其與現實的不符。有人會說,這樣說就太過主觀了,幻想的世界不就應該要這樣嗎?在不反對多元的情況下,我認為還是需要與真實有所對照。夏娜可以拿起太刀是因為契約的力量,在劇中有提及此事。問題出於,已經有太多無敵的人了。這種無敵,其實很假。

在武術的世界內,其實有著一套法則的。超越此可帶來美麗的想像,但走得太遠時,就會感到很虛空。超級系的機械人也總會有偽科學的解釋,但用日本刀斬爆鐵,石等等也無損的話,就有點兒那個了。我們知道,在現實世界裡,基本上是沒可能斬過盔甲的。甚至樹木也不應該斬,除了會破壞環境外,還會做成損壞。

同時地日本刀也被過份抬舉。在西方刀劍收集界中,日本刀是收集者的目標之一。我不否認日本刀是好武器,若不好的話也不能流傳至今。但很多人以為日本刀是無敵的,這就有問題了。不同的武器有不同的優點;其實這樣說的時候,我們也知道中國單手劍在電影中其實是浮游砲。

要去除這種神話,最簡單的方法是叫人拿著神話般的武器面對長兵器。英雄末路也,還有,盾也是斬不爆的。

這篇東西已經完全離題了,哈哈哈。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