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7, 2008

擁抱回憶的人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20 am

人類是有趣的,我們傾向重覆悲劇。

回憶是我們活過的證明;無論是好是壞也好,有用心地選擇命運,都是寶貴的。人生的經驗也是如此;雖然數量重要,但質素更重要。假若能夠從經驗學習的話,是幸運的事。學得多,是更幸運的事;學得少的話,再努力思量,或留待他日再回味時也許會大悟。但若無法面對的話,那麼就只會被回憶所迷惑,甚至重覆悲劇,成為受害者,或害人的人。

無論怎樣也好,為了所愛的人或愛自己的人,需要的都是莫大的勇氣。

「喔,過去的事情是多麼的淒美和悲傷,使人懷念。」追憶著那不復存在的虛影,而漠視實在的人類,這是令人痛心的事。偏偏人是這樣的。

面對悲傷所需要的不單只是用處不大的理性,更需要勇氣。弔詭的是,人類有讓悲傷再次出現的傾向。因為每次重覆,就可以讓過去的事情再次重現:回憶,是多麼的令人悲傷,卻又多麼的令人嚮往!那麼,就讓未參與過在內的人成為犧牲品吧!來!永劫回歸!過去發生的悲劇現在發生,在未來都要再發生!

雖然線性的時間是一去不返,但卻給予了我們機會,不再重覆過去,創造自己未來的機會。人的機會不多,能抓緊的話是幸福的。雖然這樣說,但人就是不懂得抓緊機會,不懂得給自己機會,也不給別人機會。

沒有過去的人也沒有自己,但被過去所絆住的人卻失去自己。
勇氣,勇氣。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