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7, 2008

觀音兵‧馬佐克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2:05 am

對照題目,我想會明白的朋友都會會心微笑。首先聲明,我無意頌揚或貶低作為爛好人的各位男士,始終這是個人的選擇。假若要我作個出發點來談的話,那 我是反對為了女孩而對朋友不顧,或扔棄自己尊嚴的人的;我也極討厭那些為了要女孩再手而不是愛對方而行事的人,因為他們毫無愛情可言,不可愛之餘還帶著十 分的惡毒。

但追尋虛影,戀上無法實現的對方;其實也有它的樂趣。Masochism的精神在於永遠地推遲快感,做觀音兵也一樣。

被寵的女孩可以不用付出地被寵,寵人的也不需負責任地寵人。當中大家享受的是過程,並不是結果。這樣說來很奇怪,但其實人卻有著這奇怪的傾向。

所以,寂寞的時候有人陪陪就好。反正不少人其實是需要愛情,並不是愛上對方。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