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25, 2008

親愛的……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52 am

親愛的,我給你寫信。這是第一封信,也是最後的一封信。

那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呢?這並不重要。我記得,妳的虛影是如此的美麗:在遠遠看見妳時,心裡充滿喜躍。就算閉上眼睛,我都能感受到那份悸動;只要回想起妳,心中自然感到溫暖。根本沒有言詞,可以忠實地表達那份感動。這份甜蜜可愛的感覺,是永遠留在我心裡的寶物。

但這為我又有甚麼益處呢?我無法控制自己戀上妳,感到無比甜美。可是妳卻不會愛上我,我一切的努力都只會付之流水。我已經不再年輕;那份瘋狂的執悟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份責任;在傾慕與良心間周轉,我能做的事不多。也因如此,我不求回報,只願在大家仍然相見之時,能給予妳一點點的幸福。那樣的話,便已經足夠了。

飲品要怎樣才好喝?我無法得知。我只能盡我所能,調出能使妳快樂一會的一杯酒。能看見妳快樂的一刻,那便已經足夠了。

我與妳的相會是命運所定嗎?可能是的。但我確信這是偶然的事,也因如此,我更珍惜此刻。每一刻的時光都是不同的;上一刻的過失已成,下一刻的補救就算如何完滿也好,都會帶著遺憾。因此,就算妳有多憂傷,我更想給妳一點幸福。雖然我將被妳忘記,但假若妳能快樂一會;這便已經足夠了。

食物要怎樣才會好吃?除了使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技術,和最真誠的心意以外;我想也別無他法了。

但是,除了那份美味以外,妳可不會感受到那份心意。我能為妳做的事,已經沒有了。相見的時間,也沒有了。對妳的思念,妳收不到。在妳的痛苦裡,找你不著。我戰戰兢兢地敲門;多次嘗試,等待良久。這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只因為那份無謂的執著,妳就將一切可能的放棄了。假若有一天妳能回望自己而驚覺後悔,那就好了。可是,我已經等不到那天。

親愛的,時間已盡,我將要離開妳。也許他日妳會記起我,也許不會。但能夠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能使妳快樂起來,那怕只是這一刻也好──

我都希望妳可以快快樂樂的笑起來,

因為儘管將來黑暗的日子還多,此刻的幸福也是無價。

儘管明天我們不會再見面,

就失敗的我而言,都已經足夠了。

能夠在七百萬人裡遇見了妳,實在太好了。

在妳的人生裡,我只是擦身而過的小人物,稍縱既逝。

儘管如此,此刻及以後,我都願妳快樂。

我將不再在妳身邊,請你保重。

妳獨個兒在;要多珍重。

或然妳會讀到這封信,或然不會。但妳我的人生卻不會因此而改變;無論快樂也好,悲傷也好,時間都不會為我們停下,世界也不會因此而改變。假若有其他人讀到這封信的話,可能只會感動一會,也對事情毫無幫助。
我只能相信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只能相信在妳心底裡埋下的種子,終有一天能打動妳的心靈,讓妳快樂起來。當那天來臨時,請妳要記得我。

那麼,我走了。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