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四月 19, 2008

百年祝願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2:38 am

在《葡萄酒文化密碼》一書中,有著這個故事:

作者與一群法國老朋友共進晚餐。在上最後的乳酪時,一位朋友得意洋洋地拿出1900年的Château d’Yquem,眾人哇然。

這瓶跨越了一整個世紀的葡萄酒昂貴嗎?不,朋友回答。只因這瓶酒是一位連名字也記不起的曾曾曾祖父在一百年前購入的。

堅信著未來,為了從未見面的子孫而存下的一瓶酒。眾人為了2003年的蘇玳而祝願,願那些還未來臨這個世界,也無法相見的孩子們安好。
宿舍裡的冰格不大,能製造的冰塊也不多。每次只能弄兩排,然後放進袋裡包好。一直重覆,才能積存一定數量足以調酒。

我的確存了好些葡萄酒,但它們都沒能力等那麼久。但無論是怎樣的準備也好,都是為了未見的將來。既然未見,為什麼要作呢?

這裡存著一份信心。

無論是貴腐酒也好,調酒用的冰塊也好。能夠在那一刻展現笑容,在疲累的生活中帶來點點安慰,繼續生存下去的勇氣時,我打從心底的覺得所有工作都是值得的。

在那裡我擺放了好多東西。為了我的朋友們,它們將繼續服務著。

為了我未曾見面過的各位,它們也應在那處靜待。

作為難以掌握自己命運的一代,這是現在的我能做的。

願你們平安。

在稍迅即逝的時代裡,我緩緩地在人海裡走過。回望過去,展望將來。

我不禁問自己:這是何等的勇氣,何等的信心。但這都不值得誇獎,因為這都是很平凡的事。

而且不論如何,一切還是這樣。

一切稍迅即逝;但我卻凝視著一切。何等的冷酷,何等的心傷。

這是我的人生,所以嘛。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