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四月 22, 2008

Dear little water, water of life.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1:53 pm

Hope?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my friend. 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Hope can drive a man insane. It’s got no use on the inside. You’d better get used to that idea.

昨天收到從德國來的名信片。好像我早有預感會收到一樣,現在收到,感覺並不驚訝。

但是,這個跨越了半個地球而來,經歷了十一天的問候,卻是特別的。

能夠擁抱或被擁抱,都是很好的事。只能透過他人,我們才感到自己的存在。

昨天喝到的葡萄酒,並不算得上好喝。Dan問我:為什麼要喝威士忌?

我只說了,因為這是生命之水。我還想說的,是我想它能震撼我靈魂吧。

Irgendwo auf der Welt gibt’s ein kleines bißchen Glück,
und ich träum’ davon in jedem Augenblick.
Irgendwo auf der Welt gibt’s ein bißchen Seligkeit,
und ich träum’ davon schon lange, lange Zeit.

有人在身邊照應,總是好的。不知怎的,突然想念在日本的David。他也想念我們吧。

煮東西的話,很容易會越來越頹。但只要在準備時記著,你不只為了自己而準備食物,更是為了你的朋友,那麼,就會煮得好吃了。

我有很多東西想說,還有好多東西想寫。但此時此刻,還是沉靜下來吧。

Remember.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I will be hoping that this letter finds you, and finds you well. Your friend, Alfred.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