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四月 28, 2008

Enough.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24 am

當太過份的時候,苦難就會變得無意義,剩下苦難自身而已。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