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3, 2008

No, No. Mi dispiace.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9:48 pm

要在山上的湖邊喝一杯冰凍的麗絲玲嗎?

還是在珍菌庵列後,喝一杯甜甜的貴腐酒。

重犯年輕的錯誤,拾起浮華的記億──

No, no. Mi dispiace.

已經不是那種年紀了。

如同閉封在瓶子裡的迷迭香,秋色的追憶──

Non e possibile.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