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19, 2008

Lonely Planet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58 am

很可惜,可是我們並沒有自殺的權利。

至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我們無權自殺。

談及自殺的主權的話,新加坡的問題相當明顯:自殺是犯法的,自殺失敗的人將受法律制裁。

在對自我生命的完全掌握以前,我們忘了「我」的存在後於他人,後於Big Other。
假如你要問的話;我會答你,人生的確了無意義。

對,我們並沒有生來的使命讓我們完成,時代也沒有甚麼史詩式的敘事。就算我們死了,時間也會繼續流走,歷史會繼續進行。

正因為我們的人生開始時如此空白,一切都了無保證,我們的選擇才有意義,也才真正地不受他人所控,屬於自己的自由。

無論我們的出生是歡樂的、痛苦的、被期待的、被詛咒的;都只屬於我們自己。無論我們有多渺小,死後多會被忘記,其實都了無關係。

能夠清楚明白而活下去的人,有著漠大的勇氣。能夠面對不知的將來仍然努力不懈的人,都帶著一份無邪的童真。

對於那些自殺的人,我想;假若他們能夠打從心底裡喝一杯好酒的話,也許就能活下去。

但他們要不負責任,帶著種種債而輕挑地離開的話,也就尊重他們吧。

其實不只是自殺,活著不單只是活著,更應是負責任地活著。

人生只有一次,機會只有一次,選擇只有一次;所以每次也要好好把握。

這次失敗了就下次再來吧!這次考不上就下年再來過吧!這次激怒了他,就下次道歉!不用擔心!

不是的,不是的。人生並無下次;所以好好享受自己的挫敗,從中學習,繼續努力。

無論未來是多麼渺茫,仍然要帶著信心活著。

不能逃避將來,更要接受過去,活於現在。這是我所相信的。

無論這是多麼寂寞的──

Lonely Planet…

勇敢的前進吧。

兄弟!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