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2, 2008

\(^o^)/,名古屋へ…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9 am

從最後一課義大利文完結的一刻,大學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

在這以前的一天還是急急步走回家的;那天卻跟同學說:很趕嗎?然後慢步。

那麼,明天就去打攪豪爺和大嫂。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