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21, 2008

認同的力量;成就的力量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6:12 pm

「夢想?」將來有想成為甚麼的目標嗎?

假若能夠找到一個模仿的目標的話,那還好;可是現在難有甚麼可以讓我們仿照的人物了,就連範本也失效;這是後現代社會下,傳統缺失,以安穩的世界換來的自由與虛無。

因為個體間難有共同的語言,或只是共有的語言過於單調?不甘成為大眾一員的人們,透過選擇某種身份認同而建立「自我」。「我」在他人的生命裡得到碎片,並將無數的碎片拼合為一,而完成了的拼圖就成就了「我」。當然;這裡並不是在談那些全然被庸俗的消費邏輯支配的人們,因為他們只在凝望,卻沒有行動。模仿的生氣正在於此;成是生氣勃勃的成就(Becoming)之力。

那麼,既然我們選擇了各種碎片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我們終究也不會完全成為複製品;除了簡單地以事物的不可取代性作為思考外,真正原因更在於時空及處境無法相同的因素。雖然如此,假若我們就此掉以輕心,沒有想清楚是我們選擇了某塊碎片,那婐們還可能只是墮入了消費的邏輯中。假若不是的話,我們可能忘記了那些碎片的主人,他們是因為甚麼原因而成為他們的。

這相當的重要,不然在快樂地接收了生命的碎片並化為自己之時,我們也逐漸地失去自己,不,是失去了自己的靈魂。因為覺醒之力,就是靈魂之力。
有不少例子可以說明:如,以為喝紅酒是高等的,喝調酒是有格調的,喝烈酒是男性的,喝甜酒是女性的,卡夫卡是荒誕的,村上春樹是無力的‧‧‧

我們無法否認,以上的例子在一定程度相當合理,因為就算它們最初並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再度透過接觸它們,也會獲得幾分的聯繫。如同認真地喝酒的人,往往都要有一定的財力與空閒才能如此。因果的問題比較複雜,我們暫時跳過。

以為買了樣版LV手袋,就會得到某種榮光的人,不會用腦想想這其實有多麼的不合理。就算要花錢,也要花得高級點;要學會夠買實用又有美感的名牌品才行。但就算是這種人,也實在不多。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班靈魂無力,全神貫注地追隨某種事物的人,他們到底在追求甚麼樣的認同。不要跟我說追隨的東西是有超越時空的美,這只是現代性的神話,那些組成美的部份都有著時空的限制。

是嗎‧‧‧

原來是這樣的。

追求虛構的二次元美少女的萌系御宅族,其實在跟大家說,我很想要一段(不)純真的愛情。

那麼,追求一些黑暗的,荒謬的,無力的人‧‧‧原來是這樣跟大家說,我在顧影自憐,快來救我,然後被我虐待,因為我喜歡這樣。

陰暗的傢伙,也不想想自己是在做甚麼。真好呢,可以逃避現實,活在夢中。不服氣哦?繼續躲哦?

不想理會了。

我還真的是個死中產出生的熱血白痴;來,我們喝一杯,然後為沒有保證的將來努力。

在追求某樣事物時,原來也就成為了它。這還真是無聊的發現呢。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