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30, 2008

果てしなき流れの果てに

文章類別: 鍛鍊記, Candid — Alfred @ 12:16 am

昨天,我到了久違的印度餐廳。再見兩位侍應,可真十年如一日。

「你瘦了。」他說。

「是的。」我笑道。


今天,常去用餐的咖啡廳裝修完畢,吃完龜苓膏後就到那裡用餐。

我坐進最裡面的座位,右面是一面大鏡子。

我看看自己,還是一個小胖胖。而且還好像比前陣子胖了少許。

看是最近兩個星期都沒運動過,甚至走動也不方便;晚飯也是要努力才能做好。

對,舊患復發。又要打針才能好好睡覺,不然只會痛醒,坐下也痛,吃餐安樂飯也吃不了。已經兩個星期,但走路時還覺得有點不穩;前幾天還是配了點藥,因為右腳而後到左腳,然後又是右腳痛。

也是要來點運動吧,但是跑不了步。拿了久久未揮過的劍,做了些熱身運動,揮了幾下。嘗試用新的方法,發覺自己未能掌握。雖因因果之力,烈血之心再被燃起,但劍術將何,為我而言已經不再重要。人生實在有太多樂趣。

就是喝武林聖佐治的那一晚,酒友謝夫問,調酒能溝女無?我答,不能的。這是很大的誤解,雖然我的調酒還不算差。我所有的興趣好像都有點帥,但重點我長得不帥也不好看,到現在還是孤伶伶的一個吧。

這是一年的努力,結果就是沒有甚麼結果。也不知道再要寫甚麼好。

沒有甚麼人生目標而一直努力,寫出看似悲傷但已經接受了的說話,已經不是甚麼近來的事。

不覺得有甚麼值得悲哀,不覺得有甚麼可以吵鬧一番,可能才是最悲哀的事。

是這樣的嗎‧‧‧

一年以後的今天一磅,203.5,總共減了64.5磅,還有35.5磅要減。


還有──

我不信因果決定一切。我虔信天主,卻同樣尊重人的努力。對於那些看透前世,或者對命運投降的人,我只能予以自由的尊重。

一切信仰,都是出於不能接受現實的原因。相信前世今生的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根本沒有前世,一切褔禍來之無因。相信上帝的人,不能接受苦難之無意義,神義論也因應而生。我們狠下心頭,相信所信就是一切,因為那樣就能安心,就能不再面對虛無之境;就連「虛無」也被蓋上「虛無」之名。這樣,我們便掌握了世界的真理,我們便能安心了。

人能能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這就是我。

So help me God.

也是到最近才發現,原來我是個熱血白痴,真好。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