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23, 2008

神話的終結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6:41 pm

除非有相當多的經歷,不然作者還是把自己的文抄了又抄,所以以下也是一篇差不多的文。不想看也就算了。

同系的阿丁說:「不是讀過了那麼多,知道得那麼清楚的人,就應該不會結婚了吧?」

對,既然明知這世界的一切都只是信念,而事實往往都於我們所期盼的不一樣,還能對這些純真的理念有甚麼信心。

我答:「正因為我們真正的知道這個世界有多令人失望,所以這些超然的信念才顯得更重要;為我們而言,這不是天真幼稚的想法,而是我們希望所在。只要我們這一代的人能夠努力的話,要實現這些事物也非不可能的。那麼,我們的孩子也不在需要煩惱我們所面對的問題了。」

當然,口頭上說的易,但我們都知道這有多困難。

雙失的克萊文說:「這幾個月來,就是思考這個以及自己的前途問題,家裡人還以為我天天走出去是拍拖,根本不知道我是心情不好走出街亂逛……」

面對高考的雅典娜說:「一切都亂了。我不像過往般有信心,我失去了計劃,也因此無法工作。我感到不安,對未來毫無把握,我討厭自己……我祈願一個啟示……」

那時,我向上主祈求。也一如以往,除了得到無言的保守外,一切一如以往般寧靜。我願意發生的事情,都沒根著發生。最終我還是要親見真實的面孔嗎……?

有一次與豆豆下午茶,我問:「其實,虛無主義也是人道關懷吧。」

他答:「對,是很深切的人道關懷。」

我們談到了尼采。尼采發瘋的原因,是孤獨。在那麼多年前,他能看清世界的一切意義皆幻像時,感到的孤單是無人能會的。活在現代的末期,所有人都會面對尼采的掙扎;而且,找不到答案的人,是無法立足大地,挺起胸膛而活的。

我問:「那,你找到了答案沒有?」

他答:「沒有。假若我找到了答案的話,那我會是瘋了的。」

一直我都沒很用心地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但就自己而言,還是找到了甚麼吧。

其實不論是誰也好,只要年青,家裡也不太愁的話,都會這樣。

最痛苦的事情並不是絕望,而只因在絕望中還帶著絲絲的希望。

在痛苦中雕琢自己的靈魂,總有好處。

因為無人是孤獨的。就孤獨而言,我們都是受孤獨所煎熬的共同體。我們現在得到的知識與力量和物質生活,都拜孤獨所賜,而我們都很後悔。

只是,疲憊的身體總將閃亮的靈魂埋沒。所以要吃得好,喝得好,快快樂樂才有力。

不論如何,凝視著各人的憂慮的我,現已在此。到底我的願望會何時實現,有會否實現,這也是未知之數。

勇氣。不論將來有多困難,都用勇氣面對吧。
所以,為自己的未來而出發吧。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