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25, 2008

星光のエクスプレス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2:35 am

「希望、悲傷、切望、放棄、憤怒、恐懼、絕望、然後再一次希望……」

今夜,我與詩人坐在星光列車,看著時間消失於光之中。

時間之光映入眼簾,卻在我能記憶以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此我失去了記憶,腦海中只遺下絲絲虛影;再過一會兒,就連虛影都將消逝。

打開溫暖的手,一切已經煙消雲散。只能默默見證一切的我,無法止住淚水。

乘著星空,漫遊時間。詩人向我如此說道:

「那淚水,救得了世界麼?

那份溫柔,有甚麼用?

你的善良,有何力量?

你的努力,有何回報?」

我再次止住淚水,展出溫暖的笑容。此時,目的地已至;我向詩人道別,漫步回家。

「願你帶我離去,在日出以前歸來;
帶我往時間的盡頭,我總想到那裡看看。

我全心信賴你;不要讓我遺忘此夜。

就算我尚在美夢也好,我也能聽見你走過的聲音。」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