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25, 2008

時守のバーテンダー

文章類別: Mixology, Candid — Alfred @ 4:40 am

拭擦酒瓶與酒杯,雕琢調酒師的靈魂;假若有緣一聚,就讓我為你調一杯。

加進冰塊、基酒和力嬌,合上調酒器。

冰塊與酒在瓶裡搖動,撞擊的聲音是誕生的樂章。

把衡和的酒液倒進酒杯,我的生命成為你的靈藥。

然而,我無法寫下浮華的字句,只因我的話語已經無法再傳遞給你。

有如不寄的信,我將思念寄在一瓶奶油酒,讓世人能藉它得到安慰。

不知何時,「酒作為交換幸福的物品」的想像深印腦中。

我找到調製奶油酒的配方,就著手計算和改良。然後奔走各處,購買所需的材料;也當然都是最好的。
調製的時候一個人還忙不過來,結果又要大嫂和七子幫個忙。由於一早已經想好情況,所以還不算混亂。

弄好後立即封瓶,各人試了一口。大嫂與銀牙說:「味道有點不均衡,好像有點分散了。」

「需要陳放,過幾天味道一定更好。」我答。「就像意粉醬一樣,也要陳化。」

今天再喝時,味道已經均衡多了。續繼收到大家的評語,也想到幾個改進的方法。

最幸運的,是一位朋友的太太固不善酒,但這瓶酒也能使她感到喜悅。
一瓶又一瓶的酒裡,裝載著一點又一點的幸福。我的靈魂,原來的確讓人得到了幸福。

前輩看著我年青的高鶩,說:「不只一次,提你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

的確,我又有點高興過頭。過去的苦難,好像都從不存在。我不禁這樣問道:

一個失去至愛的人,一個無人所愛的人,究竟是為了甚麼而努力?

這是令人難過,並且沒有妥當答案的問題。我們都受著希望所折騰。

「等待沒有希望的奇蹟,到底會有甚麼結果?」

對;仍然溫暖地凝視和保守著身邊的一切,歷史正是如此的重覆自己……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