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26, 2008

幻影のケントゥリオ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09 am

有一天,我發現我根本不會笑。

獨個兒看著鏡頭,拍下自己的照片。如鏡中之影,靈魂真實地刻劃在我的臉上。

也只有你們,我的朋友;只因你們在,我才成為「自己」,與你們說個笑話笑了笑;我的笑容只因你們而存。

假若你們都不在,我會喝杯威士忌。聽著音樂,好像思索著甚麼。

也許你們覺得我很游閒,但其實那是一份無語的孤寂。如同本雅明的愚鈍,那也是不得自以的。

「今夜我為好友一曲;更予已訣之者。

我所認識的、我所敬慕的、我願再見的…

予我愛與信賴,只望歡泣共時。

孤寂之刻,也當願共時。」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