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28, 2008

Yack Deculture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40 pm

蔡瀾從日本回來香港,看見飯檯上都放著白蘭地。

他想,假若有那天愛上了白蘭地,他就會成為一個真正的香港人。

結果,伴隨著長輩的腳步;我最終也來到這裡了嗎?

Nyak… Deculture!

「喝白蘭地就要喝干邑」是某種流行的想法。拜亞洲經濟泡沫所賜;香港有很多來自法國的好白蘭地。也很當然地,其他地方的白蘭地都沒有或只有入口很少;這是中港豪客的文化。這個文化就連Maurice Hennessy也說XO是好酒,加冰喝絕對可以,加可樂喝也可以,雖然有點怪!!

不論怎樣喝才算法國,就連干邑也成為了混汽水的烈酒,已經是事實。記得前陣子人頭馬就有這個推廣。
但是,干邑令我有點不爽的就是添加糖水調味,用焦糖調色我還可以接受,但加糖還真的有點那個。

但每當我拿起一瓶干邑的時候,總會憶起一份懷舊的感覺:始終,這是我們的父親所鐘愛過的一種飲料。

也拜泡沫所賜,賣得太多時質素自然降。舊裝老酒總比新酒好喝,但那個已因時間而霉爛的酒塞卻又教人叫救命。

今天就來個人頭馬自鬥。90前Remy Martin VSOP(左)對90後的Remy Martin VSOP(右)。Remy Martin Fine Champagne Cognac自鬥!
先開左面的新裝。

落杯很香,是平入薄弱的焦糖和葡萄乾,但酒精感刺鼻,把這些香都壓下了。

入口是有印象的辣,算中小辣,餘苦不可說是好!把葡萄香和焦糖都壓走了。酒體厚但可。

不可以說是好喝,雖然用來調酒可。全無餘韻可言!

急不及代開了右面的舊裝。

香氣類近,但明顯地酒精感收入得多!香氣的焦糖和葡萄乾都較為柔和,也沒有新裝斷裂開的感覺。

入口很頭和,是到喉嚨才覺有辣。完結仍有苦,但怎也不及新裝那樣離譜。味道也沒有甚麼。

雖然不可以說是好喝,但也比新裝好。

今天的結論是:Remy Martin的V.S.O.P.,掰掰。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