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3, 2008

Revenge of the Immortals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2:28 am

朋友,我們的時代已經終結了。

而且,你不得不將故事寫得有趣點、好看點,不然沒有人會讀。畢竟,流傳下去的是故事,而不是歷史。故事代替了我們而活,我們的照片代替了我們而活。

是我們人類輸了。

人們在虛無上繪畫出夢想中的人;或是俊朗無比的哥哥、沉厚穩重的前輩、討人喜愛的學弟、表面壞壞但心地善良的不良青年…

又或是對自己百般關愛的青梅竹馬、善解人意的學姊、有點笨的妹妹、同班同學…

在無數的世界裡,人們各自追尋著自己的幻想,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這些虛構的外部記憶,代替了我們生活、代替了我們活著、

並代替了我們。

那末,在哪天,人們仍然只顧獨個兒的盼顧著不存在的一切而活;

因而歡欣、因而感動、因而流淚──

是我們創造了這些不應存在的一切、是我們信靠著它們。現在,我們只是在接受他們永恆的報復而已。

只因它們忘記了死亡,而我們卻有幸一死。

This is… the sonata of our time.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