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5, 2009

命運

文章類別: 雜感, 鍛鍊記 — Alfred @ 12:49 am

是命運主宰一切?或是人的自由選擇一切?

在命運的決定力及人類的努力之間,就是人類生存的空間。

在考完招聘試後,我深思著,到底要怎樣才能成為一個人?

那時我明白到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責任重大。

到了進入社會前的最後一刻前,還想寫點甚麼。

人,沒有了堅定的信念,就很難好好生活。中年危機便是如此。

回望過去,我一直都是個愛哭鬼,愛撒嬌的、任性的,依靠著別人而活。懶惰,從沒有好好努力做人;實在是不值一提。

後來我發現,每個稚嫩戲拙的肩膀上原來早已負上責任。我們即將承負未來;而且不幸的是,我們到處都可以看到一班大小孩,從來都沒有瞭解到這回事。都是那麼任性,不顧別人的死活。

就算是我年輕時,就是一份沒有言之的責任感將我帶到前線。那時只有莽撞,並沒有為甚麼,卻只是堅信心中的一份正義;而這是我不滅的信仰。

我們的社會不單是弱肉強食,而是弱者也要欺負弱者。在這個狀況下,還不挺身而出的話,也愧為人。

千萬別以為我是甚麼兇惡的人,我相當良善並和藹可親。只是,當那裡存在著一班他媽的人渣,只要你善良一點就當你是死的話,那我們也就要給他們一點他媽的好看。不發火就當是病貓,好好的坐下來談是不行的。一點事就哎聲嘆氣,還真的要被人打醒,痛苦的可不只你一人。

縱使將來的路是痛苦的,我仍要努力成就我的命運。世間從來都沒有逃避的地方,我們的生命可不只為我們個人。

我摯愛的朋友,我的前路是孤獨的。在二十二年又十個月的時光裡,我親身明白了這一點。

任那裡也找不到所謂的救贖,這是我的命運。

今天閒時,找出一部舊的漫畫,翻來看。裡面很清楚明白地寫出了一些我們總沒說出口,卻隱隱若若地在我們身上彰顯的力量──

「仁、義、禮、智、信、嚴、勇。」

或言,它們只是被一班只有口講的人使變得沒意義罷了。

我摯愛的朋友,我實在告訴你們,只因你們是我的朋友,你們都一定都是。你們、我們,我們都被賦予了微弱的,救世的能力(a weak messianic power)。這是我們的組父留給我們的責任,而我們都被賦予應有的力量。親愛的朋友們,去吧,我們是時候出發了。我答應你們,無論將來有多兇險,落至甚麼絕望的境地,我都一定奮勇向前;只因這是我的命運。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