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15, 2009

好的聆聽者

文章類別: 雜感,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1:17 am

我們不難想像一個傳統的課室,老師教導學生某種語言的文法,還有當應用的詞語、避免使用粗俗低下的字眼等等。學生們卻從來都難以在語文測試中取得滿分,但老師、家長、同學和自己都給予我們「需要做得更好」的推力。只有這樣,才會是「大家」欣賞和認同的「好學生、好孩子」。

這個小事例可以說明很多社會狀況;例如老師就是從不存在、卻十分有力的「大他者(the big Other)」,我們越遵從就越會感到內疚,而且它的命令從來都是無法完全完成的… 等等。

今天我想談的,是日常溝通的問題。我們一向的錯誤假設,便是這個社會一直存在「一種固定的、人人都應該遵守的語言系統」。當然,這是我們自少所受的訓練,但我們卻忘記人人總無無法完全遵守這個系統的部份。最常歸咎責任的,是那個人不努力、不合群、他需要更強的自我洞悉能力等等,但這也不是我想談的問題。

我想提出的是,語言系統的確提供了一種溝通方向,但我們必須記著它的限制。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進行更良好的溝通。我們必須知道,雖然「系統」可以是單一的、一成不變的鐵例,但要緊記的是每個個體並不是單純的接受,而是進行個體的解讀。因此,在個體與個體之間,就算是一樣的言詞,其實都存在著微妙的分別。

所以,不單只是對方刻意或不刻意的肢體語言,要成為好的聆聽者,更需辨明對方的真正想表達的意思為何。這裡需要的,是尊重、耐性和觀察力。或言,這也是人所共知,卻少人願行的事情罷了。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