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20, 2009

流行文本的認同問題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15 am

不單只動漫,現在我想用Zizekian的逆向推論談談。

關於萌腐作品的討論,傳統上有兩個慣常的批評方法:

首先是作品在審美上的問題。透過建立俊男美女的形象,人類否定了所謂的「不完美」,使這些虛幻的事物變得重要萬分,我們也因此忘記了實質存在的人類。

第二是認同上的問題。傳統的看法,是我們可以代入主角的角色,並以此經驗那個從不存在的世界。例如,男主角是平凡內向的學生、沒有甚麼特長,突然遇上美少女女主角,並且墮入愛河。少女漫畫的女主角可能是平凡女孩,要面對甚麼經濟問題,然遇上一個正直和一個壞壞的男角等等。

可是,我們往往會遇上某些非以上能解答的例子。假若男主角是英勇非凡,深受眾人喜愛的話,那又怎樣?如果我們談及的是深受女生歡迎的腐作品,那麼又怎樣呢?

平常的推論,前者的解答就是,那是較傳統對於男生角色的建構方法,正面的形象給了大家仿傚的目標。後者的話,有人會覺得女生會認同於受方(或攻方)的位置,並完成代入。但是,假若這些作品的重點不在於認同,反之,是在於不認同角色的話,那麼又會如何呢?

角色越是脫離現實,觀眾就越能墮入某種詭異的邏輯。角色越是負面、脫離現實,觀眾就越能安心(並正義地)否定角色,同時享受角色成為代罪羔羊時,其行為所帶出的快感。變態作品裡,醜陋且邪惡的男主角姦污女生,而觀眾就能一面唾罵之並正當地觀賞其暴力行為。在腐作品內,觀眾甚至可以在一個「全能的窺視者」,不用急著認同代入那個男生,而只要在一旁觀摩那從不存在的世界便行了。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