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28, 2009

我的生命被淘空,餘下的是榨乾的殘渣。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0:29 pm

或者,我不是Marc,是Cognac。在昇華裡,我生命的點滴被逐一取走。

那麼,就連生存的力量也被取走時,等候我的是甚麼呢?

第一契機是努力,那是一份無謂的自尊。

第二契機是快樂,那是不願意跨越。

第三契機是憂鬱,那是自我封閉,無用的努力。

第四契機是才華,那是愛的無用。

第五契機是重覆,還有身份的悲哀。

第六契機是偶然、無言的溫雅,那是君子的法度。

第七契機是雙重,那也是愛的無用。

於是,就連強顏的笑容也被奪去,活力消散,生存的力量不知所蹤。

這個玩笑也開得太大了吧?

為的,就是一個完滿的考驗?上主沉默地保守一切、人類的哀歌卻消之無蹤。或有盼望,或是絕望。

我此時此刻感受痛苦,是真切的。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