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30, 2009

人生的命題

文章類別: 雜感, 基礎器械理論 — Alfred @ 2:00 pm

你必需要明白,你究竟在做甚麼,那樣練武術、以至做任何事都不會後悔。

近好幾十年來我們可以觀察到某種取向,特別是武術的實用性問題。相對於傳統的家派,由於負累甚多,所以在實戰的比重上往往佔得很輕。我們不難以此想像到某些在速效、以及應用上有極大優勢的武術:泰拳、自由搏擊、MMA、甚至在擂台戰上極有效的BJJ等,都吸引了很多追隨者用心地訓練。透過科學實證的進路,以及努力的練習,只要三個月到半年左右,在技術上都能達到一定水平。

但是,如同世上任何事物一樣,這些訓練需要付出時間、精神還有健康。伴隨自信、豪氣、英勇以及男子氣而來的,還有怒火、驕傲和不包容。畢竟,如不是這些素質的話,也不能訓練出殺人的技術。

可是,變得強大以後,我們往往都得面對人生的問題。由於搏擊技術的進步而受到的訓練創傷,是否就是值得?人生是不是只有打鬥?還是有其他目標,如家人、事業、知識,要背負傷痛而將種種事物置之不理是否正確?人總會年老,那時,這些技術還有傷痛剩下了甚麼用處,甚麼價值,還只是為後人的教訓?

中國武術的有趣之處,在於它是人生的一部份,而非它武術的人生。首先,有極多華而不實,沒有實力的人在混飯吃。你要打破種種迷思,找到有實力的人。找到後,要用甚麼換取又是問題;可能是數年不著的時間,或是上萬元的一套套路,還要教不足,內功外計。在這趣味性十足的社群裡,實有能者,更多不能者,如社會人生。或者,當練至有功力打殺,卻無技巧對戰時,會發現練一套不實用的套路,教拳自玩趣味十足,亦是人生矣。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