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4, 2009

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雜感 — Alfred @ 11:59 pm

我永遠的好兄弟,我給昨日的你寫信。縱然時間已經過去,想跟你說的話都說了。但是,為叫我們的故事不致白白消失,我願意執筆,好讓在他日,這些故事能成為他者的力量。

酒能救贖心靈,因此我先飲為敬。我倒了一杯Ardbeg 10Y,好讓我能從容下筆。或許,最後能夠給予我們些許安慰的,也只有好酒。所以希望你喜歡,前陣子送你的Highland Park 12Y。

Es ist, da bist. 真的是如此嗎?真的是這樣。我一生曾經遇過無數人,但我的好兄弟,你是特別的。因為你願意看見事實,而其他人只願閉上眼睛。所以,我不再以具詩意的文字寫出我的想法;為你,我寫出我真心所想。

永劫回歸

我們從來都不是那麼清白。

過去的事現在會重演,在將來也會重演;只要一日不攪清楚,事情只會不斷的繼續重演。
說嚴重了,其實我們的過去一直在纏繞著我們。一天不解決,我們還未為自己的過去付清我們的債,我們仍然為其所困。

在年前,我為我過去的過犯付出了代價。那是相當沉重的、悲痛的。但我自由了,而且我得到了改變自己一生的能力。

每個人的出生我包含著恩澤和詛咒,我也一樣。先代的恩澤,我懷著感激之情收下了。先代的惡果,我將我那份還清了,並以之為戒。因為我們沒有任何資格,要讓我們的孩子受苦。

但是,不論如何,要還清我們的債,其實一點也不舒服。甚至在將來,我們還要好好地做人,才能為要求幸福時,添多一點籌碼。

既然你已經勇感地面對了,那落陷了你人生的過去,那你也當得到自由。
天命

這是很淺白的問題。當你想到,從你出生到現在,所遇到的一切苦難時,你不難看出你自己的將來有甚麼責任。

你很明白這點。其實就算有沒有甚麼人的過份期望也好,我們都責無旁貸地需要努力。其實也不是那麼難。

只要用心留意,在適當的時機與位置努力,那麼就會有回報。這樣就是了。

但是,將來到底會如何?

的確無人能知,但是,我們只能盡心盡力。不然,在那時,我們也如過去一樣一無準備。

所以,經過這事後,好好努力吧。已經有太多的時間被剪去,剩下來,就是要好好努力了。

那些,其實都不是損失。只是為叫要走得遠的我們,明白一切的意義。

問候

我已為你祈求。不論有多痛苦也好,你都將能渡過。

能夠與你成為好朋友,是我的榮幸。
「車輪造來要滾動、騾子生來要載道;

我從來沒看過、比過去更美麗的情境。」

我們被注定了要這樣走,命運既然是如此,

也就是這樣了。

只因別人可以閉上眼睛,苟且而活;

而我們心底裡知道,我們不可以…

這就是作為男人的一份責任感吧?

我們的時代、我們的青春也沒有白過。我們曾經努力,我們活過。縱然此刻是痛苦,但比起躲在一旁悔恨的人,我們實在幸福得多。

我們曾經年輕,為著各種無聊的事情喊哭苦嚷。因為我們是年輕人,這是我們的專利。就算現在,我們仍然年輕,將來如是,永遠如是。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