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7, 2009

Superiore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40 pm

Marks & Spencer Burchino Chianti Superiore 2006

水!給我回水!

人生就如葡萄酒;無論好壞,你只會遇到一次。

所以,要好好珍惜,因為人生只有一次。

對阿,我們在通往死亡的單程路上,一切錯失都只會成為後悔相隨。

雄渾的我,永遠都不會與Chambolle-Musigny有緣;餘下的都是對自己的悔恨。

人生只有一次,而我就這樣把它賣了。

***

劍的確是兇器。尤其是武術家的劍,因為它沒有絲毫的裝潢,有的只是作為一件稱職的殺人武器的總總。

它總是如此簡單而美麗。

當我拿著它時,它對我說:「揮舞我吧。」

因此,我往往都很隨意地舞動起來,從不多想。這是用替代品時不曾出現的狀況。

良久沒拿起,發覺經過多時的鍛鍊,已經可以人劍合一,更不猶豫,而且能一手抓起這把巨劍。

然而,可能是不想傷到它,所以永遠無法使用全力來揮舞;也許,這也是一種仁慈吧?

***

我的誠懇,剛烈與真誠,都只會耗盡不能與之面對的人吧。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