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八月 1, 2009

然而,那個笑容就是死亡。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0:23 pm

當你看見某樣相當吸引你的事物時,切記,那就是死亡。

那種空白的純真、並無憂傷回億的笑容就是死亡。當你看見時要緊記,其實是死神在對你微笑。
當你看見那個美麗的女孩時,要切記那是虛影。當你看見那個那個俊美的男孩時,要切記那是幻想。這一切往往讓人得到一時安慰的事物,卻往往為他們帶來了永遠的死亡。人就是這樣懶散的動物。

假若你不想沉醉其中的話,可以問自己:「打算在死亡裡待多久?」

那並不是解脫而是逃避。因為在我們的世界並沒有仁慈,也沒有救贖。然而,這也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
「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已經沒有歸宿就是我真正的歸宿!」

這是我最受感動的兩句。這是說出「一切也無所謂了」以後的反省。

妄想代理人的確好看。

另外,這是一套真實的恐怖片。而非甚麼裝模作樣的所謂詭異之作可比。

***

今敏的Paprika是精神分析課的導修作品,其實同樣地只要理解マロミ=少年球棒=死亡驅力就會理解他想說的是甚麼了。

主體在象徵界被逼迫得要死,因為其身份、工作責任等,死亡就是解脫。

然而,作為無法重回原初狀態的主體,或者人類一直以來的積極看法,這些都是逃避,或者是否定自身的做法。所以說,其實這部作品在人道關懷方面其實是頗保守的,因為作者覺得你永遠都要努力活著。

然而,生死之力是永遠在搏鬥中;沉在任何一方的結局都是死。一是失去自我意識而死,二是失去象徵界中的主體性而死。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