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25, 2009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4:14 pm

「我不棄武林,武林卻逝我而去。」

也許有些人覺得,我們搭上的、是最後一班的火車時;

我卻從來都沒這種感覺。

明日話今天、昨天亦提到,想到舊年、更多挑戰。

一問、原來已經16年。看著他長大、拍拖、結婚、生子、兒子又長大,自己老去。

現在我來,他們倆又看著我長大,我看他們倆老去。

將來我也會拍拖、結婚、生子、兒子又會長大,自己也會老去。

這是可愛的人生。

*****

不知不覺、又是半年多幾許。秋風落葉。

頓地一掌,看著陽光穿透著樹葉、揮灑在地。

不感寂寞,不感希望。此乃幸福。

*****
觀他人,少神落泊。

亦只能觀之。

*****

訪友人,共聚少言。

義兄弟。

*****

與朋友漫步、說三道四。

樂此不疲。

*****

共遠客長談、青虛年華。

回念故事,恩喜;秋風落葉、樹隨時凋、萬物有情。

*****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不見相思、不想閒愁。萬物有時,命隨流之。

*****

多少青春與努力在虛空的人生裡慢慢溜走,

我們依然樂此不疲。

2 Comments »

  1. 樓主,不要這麼消極。

    留言內容 由 Mianco — 十月 25, 2009 @ 11:41 pm

  2. 怎麼會,很快樂。

    留言內容 由 Alfred — 十月 26, 2009 @ 12:27 a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