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28, 2009

更多大潘師傅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5:42 pm

今天想到更多故事,再寫一下。

大家應該記得大潘年輕時是學螳螂的,詳情大概如下。

當時是5、60年代的香港,大潘的師傅是一名參與過抗日的英雄,而卻屬於台灣陣營。當時,在香港進行情報工作時,被人打傷。大潘就在荃灣三棟屋那裡租了間屋,叫了一個婆婆給他送飯。三四個月以後,當那個師傅傷勢漸好,就問大潘說:「你是不是有甚麼東西有求於我?」

「其實沒有。我只不過是很仰慕武林人士,你傷好就走吧,不用怎樣的。」大潘回答。

總之最後都是教了。在師傅離開以前,他教了大潘螳螂拳散手,以及怎樣打人。情況大約是師傅坐下,然後叫大潘打他。大潘當時心想,不是吧?可是無論怎樣進攻也是不成功。大約是兩三個月的時間,大潘就學會怎樣打人。

其中他感悟到最好的其中一個打法,就是打反制。所以也花了很多時間心機去練。他和朋友去果欄收集了很多木箱(那個年代用薄木箱),堆在三棟屋,然後有空就走去一個一個的用螳螂手打爆。另外,就是用手指來開白果的練法。基本上,只要有人打來,大潘就以螳螂手一記釘到別人痛得無法反擊。

有次飲茶時他拿了個小碗來示範,一下就將碗打破了。將練法教給徒弟們後,也就告訴他們不要練,不然四十歲以後就知痛苦,化功也很痛苦。每個人年輕時候都會做點傻事,但要切記後果,免得老來後悔。武林有不少前輩都告誡年輕人不要逞血氣之勇,而這又是一個小例子。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