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五月 30, 2010

空瓶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33 am

雨天的晚上,還是喝一杯吧。

今晚不是救贖心靈的Talisker,不是快樂的Havana Club Cuban Barrel Proof,不是奢華的Ron Zacapa,不是寂寞的Caol Ila,不是穩重的Old Parr,也不是恆久的Camus。

Johhny Walker Old Label will Keep you Walking? Nay, ye fine lads.

不經意的、不經意的,我不經意地找到了最後些許的Dimple。

呀… 對了,第一瓶的威士忌。扭開瓶蓋,仍然是楓葉糖香,以及穀物的甜味。

呀… 對了,那個時候,為什麼要喝威士忌,為什麼需要生命之水…

三年過去了,已經不再是那個年紀,已經能夠成熟地面對各樣的事情了。今天的我,再不是質問上帝,人類的苦難與虛無,到底有甚麼意義:

而是卑躬屈膝地祈禱,祈求上主能夠帶走我的痛苦。懇切地、不斷地祈求救贖。「神哦!救救我吧,將我這些微不足道的痛苦也帶走吧!垂憐你無助的僕人。耶穌,達味之子,可憐我吧! 天主之母,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候…」

因為除了誠心祈禱以外,我已經沒有再能做的事情了。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