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五月 30, 2010

Last stand.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1:37 pm

武人不同於常人之處,在於他面對困難境時,只會對自己不肖的一句「他媽的」,然後不發一語、咬緊牙關爬起來。甚麼不快樂的,都是活得太好的人的奢侈品。

然而一切真的要如此絕嗎?我一直在想。然而,

根本就沒有家可以回去。

根本就沒有人可以依賴。

世上無樂土,算吧。

人始終是一個人的,總不能依賴甚麼。有甚麼依賴著,那就成為了自己的弱點。

至少,那個跨越時空的劍客是這樣說的。
他是個瘋子,我知道。可是亦不無道理,雖然我一直抱著懷疑的態度,見證著他的話語。

戰士哦,拔出你的長劍,拿穩盾你的牌吧。

因為人生就是破釜沈舟的一戰,這是你的Last stand。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