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16, 2010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5:08 pm

日前得知細潘師傅仙遊,頓覺時不留人。大潘師傅在數年前仙逝,亦同樣令人感覺失落。

與大潘師傅不同,細潘師傅一直留在香港,有一班固定的徒弟在。「打腰功」並不會因此而失傳,而是會由徒弟們以他們領會到的方式流傳下去。其實,「打腰功」與其說是一個獨特的發現,倒不如說是對於鬆開關節,節節鬆沉以防禦攻擊的體現。相對於陳家以同一招式、不同關節以攻擊的取向,這是吳家太極相對的表現方法。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