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19, 2010

天命的意義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2:12 am

李老說,萬中無一的一個戲子能夠風靡萬千的人,然而幾多世代、幾千個戲子的機會裡也出不了一個傳人;

我在此路上的成果依然貧乏,但是只要遵守對自己的承諾,那麼有一天,我也會成為一個及格的拳師。

然而說:戲子坐擁的,是財寶與眾人的痴心,而拳藝卻從來都只是一門孤芳自賞的藝術。

可是哦,不論是凡俗的戲子,或高尚的拳師們──

其實都帶著幾分孤獨的。

天命的意義、嗎?

在這幾多千百萬人裡的一個偶然,

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

這個晚上,有人在等你嗎?

這個晚上,有需要等待的人嗎?

因為已經沒有這個需要了,所以我和小龍就去了上課。

那裡有著熟悉而年長的面孔,刻劃著只屬於他們的故事。

我們只是在專心練習;能夠大家在一起,不求學會甚麼,或得到甚麼,其實已經很好了。

*****

有次跟碧克再談起:「今天努力,其實只是想他朝成為一個平常有事做,有人伴的老人而已。」

「這個好。」他如此回答。

曾經聽過有些太極高手,都付錢去康文處的健身太極班,混在人群裡;

那是寂寞。

所以說,年老以後還能教授一下人,能被請喝茶,其實是一份很重很重的幸福。

畢竟,能夠一起吃飯是神聖莊嚴而幸福的事情。

*****

「緣」嗎?

我能夠與師父相遇,是天命。

是我接受了天命,現在才能在這裡寫文。

但假若我師父不是我師父,那我也不會認真地選擇這道路。

使我如此輕率地許下一生的承諾;其實在這當中,的確有著人力的原因。

不然,只會是又一個無情的奇蹟而已。

*****

「我那時是沒有轉身的問題,因為我是繞著操場踢的。」師父說。

「你師父年輕時吃的苦比你要多。」師父的師父對我說。

的確如是。

我已經這把年紀,還能被看得起,可以接受些人家十來歲就練的腳法,其實都是幸福。

因為能夠一點又一點、為未來積存幸福;其自身就是幸福。

*****

師叔摘了黃皮來,大家分拿回家去。

味道當然是好的了,自家種的。

*****

想到上次寫這個題目,原來已經是半年以前的事了。

題目嚴肅得多,也年輕得多。

想起友人說:已經沒有傻勁去蠻幹──

自己也多少感到如此。

不可為而為之,是一份奢侈。
*****

小龍問:「為什麼不?」

我答:「不可以,很複雜的。」

難言之隱嗎?其實說,大家早以知道將會怎樣,然而要去接受自己選擇,其實才是最難之處。

*****

要開始某樣事情是容易的;

真正困難在於恆持。

幸好我是個善良而固執的人,有著如似愚笨的誠實。

*****

這個年代,有好些地方實在讓你只能輕笑。

記得師父聽我說我打機打到三四點時,他只是笑說:「你真是的。」

然而我從未想到,這句輕鬆的話卻是如此的沉重。

原來對著人與事,能夠如此開懷地包容,是很困難的;

尤其那是與自己所祈望相異的、不應如此的事情。

*****

這是個是非顛倒的年代;或言說,是非從來都在顛倒著。

武藝,其實是沒用的。在過往沒用,在現代更沒用。

你去一邊練拳去,只要有人看不順眼,就可以叫保安驅逐你。
在這個年頭,裝模作樣地打扮,設下勾畫人心計劃,比你是作為一個有能力而善良的人來的好。

在這個年頭,還是虛妄比較當道。因為大家還有這個奢侈去作夢。

*****

我知道很多人看完功夫電影,就以為對武林知個大概。

但其實武林也只是社會的一部份,所以甚麼光怪陸離的事情,都只是換了個舞台演出的事情罷了。

要找到你的英雄嗎?有的。但比起你要成為英雄這當務之急,其實還不如好好修練多些吧。

可能到頭來,你才發現原來你找到的英雄就是自己。
*****

因此說,天命的價值嗎?

在你我虛空渡過的歲月裡,

在那平凡而日復的午餐與夜話,

那如是偶遇然而卻如天注定的交錯。

「香片可以嗎?」師父替我這個不肖的徒兒倒茶,而我替他夾了堆菜,想他吃得清點。

師叔伯旅遊歸來,要我們嘗嘗那特地帶來給我們的味道、記憶、心意。

平凡而平凡,也許這是我一直祈望的日子。

理應與別人一起做些青春事情的假日,卻成為了我鬱悶的時間。

*****
天命哦,就是這樣吧。

讓你我學習,最終失去感動,只剩下一份自尊。

它的價值,到底是...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