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0, 2010

superimposition

文章類別: 雜感, Mixology — Alfred @ 12:15 am

感謝潮哥遠渡而來。

Aberlour a’bunadh batch #20 (偽裝成Yamazaki)

端正、微煙,但其實是蘋果與梨在後,有些黑朱古力?一直都在。蘋果與梨的香味久久不散。

Talisker 1986 Double Matured (’99 release) Limited Edition

原來是我的年份…

但Talisker對我的的意義卻比「降臨於世界」有更重的意義;

對我來說,它是「人生的試鍊」。

經過了年多的反省,以及歲月的磨鍊,已經不再是那個惶恐不安的年輕人了。

今天,已經能夠很安然地面對再臨的試鍊。

所以說,又是Talisker嗎?已經不是repetition,而是super-imposition;

如似重覆,但卻是疊影。

已經能夠輕輕地跨過、背向著纏繞的陰影說:「消失吧。」

一切亦隨之而散。

它不再是令人流淚的煙燻與火辣的鹽,

卻是令人記起過去的苦難,如甜似苦的味道而感到的安慰。

它是如此令人安心,令人感到自己已經成熟的味道。

就像給予了你一個無形的徽章、讓你信心滿滿地面對那勇敢的新世界。

1 Comment »

  1. 唔駛客氣,
    不再疑惑, 堅定, 世故,
    正是Talisker 1986 既寫照
    Hope you enjoy it! and thx for your walker and Talisker!

    留言內容 由 kcc320 — 七月 4, 2010 @ 8:37 p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