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1, 2010

最後的祈禱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12:00 am

我們的年代,是人最長壽的年代;可是生離死別卻是過往世紀的百倍以上。

回想一下過去,自己為別人、那些今天依然在生的人們的、最後的祈禱,其實都是些純真而善良的舉動;

善良、其實是對自己吧。

這個年頭實在有太多事情無法挽留、不要想談改變,然而自己從來也是那種無法苟且的人。所謂時命的推動,其實也只是對於那點自尊的堅持。我知道很多人是沒有問題的,但我的確自重於此。若非如此,那我已經不再是你所認識的我了。

我、其實有所求嗎?我有求甚麼必然的回報嗎?說沒有其實亦有、

那就是尊重。對自己及對我的一絲尊重。

所以,看吧,看看我的故事。
*****

還記得那天,我疲憊地在街上想盡快辦完事回家,突然收到一個無情的電話。

仍然很年輕的我,致電父親。父親聽過事情以後,憤怒,然後就指導我作為一個男人應該怎樣做。

雖然是極失望,但我疲累的身體卻得到了強大的力量;

也許是神吧?也許是自己的自尊心、促使我的腳步迅快、精神專注,如似天使要執行其職務的感覺。

在一個閉鎖的大門前,我拿起了自己的友情,

就是那一切無盡的、無所求、無需回報的感情,

那大門就像封閉了的人心,拒絕了我一切的祝福。

我拿回了這份情感,哭著,就是哭著,悲憤地哭著;

傳達不到嗎?我的善良。傳達不到嗎?那些許的哀求…

那時我還是會相信著那友情裡一點點可能性的孩子。

我憤怒,但我卻是良善的,我無法下甚麼惡毒的詛咒;只能給予最後的祈禱。


現在一切過去了,眼見著一位又一位故人獲得他們的救贖,卻謂我而言只是墮入一個更深的地獄的路途;

就讓他們這樣去吧,也許至少是我自己得救了。

在這裡獲得的,除了技術以外,就是這個將伴隨我一生的一份能力,暫時就叫它做 Last Stand 吧。

*****

然後的一次亦是類似,被退回了無私的兄弟情。

最後的祈禱以後,對方現在很幸福地獲得了他所期望的事物。

雖然只是一個苟安之所,但對很多人而言,那就是救贖吧。

*****

多少人會將你的愛意退回,原因滿是謊言與怪責?

現在回想到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對自己所寄掛的思念的、那無言的辯護。

以及那最後的祈禱。

很遺憾的,這個祈禱無法將織夢者帶回現實,至今對方依然在用各種藉口敷衍自己的人生、繼續做夢。

我繼續走了我的路,雖然後果實在過於悲慘。
*****

包容與思念的確是無用的,面對人心時。

其實理由應該是很簡單,要因為無聊的理由去嫌棄一個人最真切的掛念,其實真的不用甚麼理由。

不用甚麼原因,更不用說甚麼。

這次的祈禱、我那最後的祝福卻耗盡了我。

對方亦不知所蹤,希望她今天還好吧。

這次的祈禱讓我再次上路了。

*****

我想著想著,也許這些祈禱是有用的吧。雖然在我眼看來,吃虧的是自己,但總算是學了點甚麼。

然而,我亦覺得,當我的心不再安放於他們的身上時,他們也許就獲得了他們所謂幸福吧。

還是如聖經所說,我的神無法常在他們內…

只是換了情況,我的祝福無法再保守他們的心神、無法再給予他們甚麼惠澤;

只因現世惠澤太多,我的言語已經乏力,我的正義流於孤獨。

而我的存在,其實是多餘的。

還是忘記這份執著,否定這份尊嚴去活吧;這樣會輕鬆點,

隨你喜歡的去作,隨你希望的去活;
只是、你的生命,你的將來,必會受你現今所決定的一切事物,不論你自以為是大小多少、

所一一左右。

我正為你祈禱;

雖然你早已蒙受祝福。

I’m praying for you-

even though you’re already blessed.

*****

已經沒有遺憾,或者說,我才是實際地忘記了失落的人,只是一直在遵守自己所相信的而行的,

那沒有自己欲望的人。

所以我輕輕的來、亦輕輕的去;不用掛念。

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

只是我不會出現。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Just that you won’t see me coming.

放心,你不會再記得起我的。

謂我而言,能夠曾經帶給了你一點點的力量,作為你努力生活的勇氣,那已經十分足夠了。我已經盡了我應盡的份。

Wish you well.

願你安好。
*****

大家還是期待一下我下一篇文吧,那才是男人們的真實故事。
這篇只是些無聊的絮語而已,甚至不可以說是與自己有關的閒言。

因為我一直都一無所求。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