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3, 2010

香港武林的過去與現況,很簡單的簡介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2:43 pm

這只是一篇很簡單的簡介,基本上大家都知道的。

有不少人說,香港有好多家派,但很多人都遺忘了一點,其實香港也是流散之地。在解放以後,因政治與經濟等等的原故,的確有很多武林高手到了香港,但與其說是植根倒不如說這是流散。雖然有好些人住了下來,但亦有不少人之後到了外國,香港只是一個轉口的地方。

如同所有其他文化一樣,由於香港缺乏地方性的特點,不同門派的武術都少了一點根;就像你將外來的植物栽種到一個新的土壤一樣,雖然有了無盡的可能性,但要生長傳承的挑戰亦十分大。在六、七十年代時,我們還能聽到不少有關那個年代的武術史;尤其是不同的門派以黃氣及黑道兩面取向的故事。武術離不開它的實用性,當時的師傅有的就去教警察,走了一個比較中產的路線,有的就成為了黑幫的教官。油、尖、旺的武館到今時今日還有不少留存著往日故事性的武館。然而,當現今的消費經濟已經取代了一切,兩方的輝煌史亦隨之告一段落,現今武術的主流不再是當天拼命血鬥的技藝,反之,所謂的新派套路表演,不著重力量與應用,而與其他方面一樣,表像(image)才是重要的。

很多有心的青年人都對中國武術大失所望,因為他們覺得無能之士實在太多,套路太多,江湖賣藝亦太多;年輕人所需要的一份武者的激情都不在。雖然外國流行的MMA賽事以及一些實用而流行的武術其實都同樣地在表像上下了功夫(這個當然的了,靠實力其實只是一少部份,最重要的還是市場營銷,但這個不是重點),但至少他們的確是真材實料地可以打拼的。但其實用另外的角度看看香港武林的狀況其實是與經濟有所關係的,那麼我們就會有了另一答案。

首先,我們必須考慮到武林其實從來都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武林從未崇高地獨立於社會外,超然的是人的精神。香港,作為一個表像主流的城市(表像重於內涵),必須應合市場的口味作出調適,因此舉辦表演性質重,大家會喜歡,家長更會喜歡、自我感覺良好、送孩子去學的比賽及套路班一定比傳統要你練三個月基本功才看看有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學點點的做法來得好。武力已經不能解決問題,打個電話找警察,裝作受害者是最強的武器。因此,要酷的話,還是裝模作樣地打扮一翻,以所謂酷的肢體動作表演,比你實在地有能力來得好。這是香港當前的文化邏輯。

另一個必須談到又常被忽略的,就是公園太極。人依從生理原則,老了以後自然會衰弱;以太極拳來保養已經是很流行的做法。這也是太極拳為什麼都好像是年紀大的人所練,雖然它本來是實戰很強的一套武術。這個市場十分大,然而同樣地有兩個方面令人擔憂;一,武術的本質,殺人的技藝何去何從?難道真的會「進化」成市場產物,或單純的養生術?二,那麼真實的傳承又何去何從?這些問題的背後,其實多少都包括了一份民族的尊嚴。

關於武術的本質,我覺得有幾個方面可以去思考。如看美國「主流」的武術及運動,其實它們都是一種消閒性的興趣,這在現今社會模式都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在文化認之的層面上,「西方」比教著意「不文明」的「武術內涵」,而我們就比較拜金。雖然我們可以肯定,西方在這層面上有著知識的人會多,但並不代表我們社會沒有同樣喜歡這些內涵的鐵血硬漢。將這作為他們的興趣並為傳承的人,其實還是有不少的,只不過他們都比教內斂,不容易被人找到,更不用說是在光說不練的網上世界。此外,在武林裡最能體會的,就是「緣」;假若上天眷顧而人又付出相應的努力的話,那麼一個門派是一定不會消亡的。

這大約就是現今的武林狀況;雖然因媒體科技的便利,我們好像能接觸到更多資訊,但疑惑與困局卻同樣地增多。假若大家想在這方面深入研究,就必須用系統而科學的方法找尋,而且一種學人的寬懷以及嚴緊更是必須的。不然的話,就只會流於成為網上空口討論之輩。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