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30, 2010

少年的憧憬(二)

簡單地綜合上回:偶發性的迷戀,對比著人類長久的生命歷程,其實只是一刻的妄念;雖然它的美麗無與倫比,但卻比不上常常與它緊密相連的愛情、那些犧牲的、無條件付出的高貴行為可貴。然而,假若我們只有愛情而沒有迷戀,其實又是不是真的會缺少了甚麼呢?也許,缺少了的就是一份妄執吧。

緊記被幻思迷惑雖然感覺會很激烈,但其實往往會被推至死角,甚至失去一切。

繼上回談及欲望與幻思的機制以後,今次想談的是電波男作者本田透所言的《戀愛資本主義》論。然而,我並不想以他的出發點作討論,而是就他的取向作出我的論述。

物化的人

Madonna的Material Girl依然是一首相當到題的樂曲,它到點地說明了「男孩們」的價值在「物質女孩」前,物質消費品比純真的示愛行為來得重要。當然的,我們社會要更進一步,就是物質上的貢品及不過火、讓人感到甜蜜的行為都相當重要,這是連同情感也一同要貪婪地消費掉的社會。不幸地,這的確道出了我們社會的現況。

本田透的理論說透了,其實並不難以理解:首先他列出了一堆屬性(attributes),而這些屬性就是在所謂的戀愛市場內的人的一切價值。如同我們社會的主流文化,人被物化了以後、屬性作為交換價值(exchange value)就是一切。當然,我們可以將理論推闊,將善良等等的內在價值上磅,但很可惜地,這些一直被捍衛的價值在我們的社會裡,只成為了另一些屬性,而本田透所提出的外在價值卻是比較高值的。當然,我們可以歸咎於他不會日本社交的模式、際遇差以及理論是約化事實的盲點;然而以其作為討論的話,卻是十分有力的。

戀愛交換

就連本田透自身也無法脫離的,就是一種審美的生活美學;或言,我們無人能夠忽略外在價值而單談內在價值,能夠單談內在價值的先決條件是在生活上無憂的人(或更基本地,不會餓死的人)才能做到的。沒有身體也就沒有思想、沒有思想就不用談價值;然而沒有理想的肉體卻是空虛的,因此我們不能將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分離地討論。在此前題下我們可見的,其實真正的問題在於一切屬性都離不開某種極強的消費取向,由流行媒體不斷建構而被消費者鞏固;從前的崇高價值已讓位給予商人、我們再也無法平衡生活的重量,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我必須一再強調,這種文化邏輯是依從消費社會而生,而我們的社會正是如此,就例如:

1) 破洞牛仔褲及高根鞋能夠成為衣著時裝,是人類已經能夠在舒適的環境下存活、城市地域容許的衣著;實用性的缺失比起象徵性的價值根本就不重要。

2) 所謂的健康生活文化、纖體文化能夠成為共識,是因為都市人類已經不需要自身對自然的抗性,能夠用各種外部裝置(空調、暖氣、雪櫃、冰鮮食物)補足,以及在物質充裕的情況下才能成效。如同迪士尼喜歡聘請偏高且瘦的人作其員工一樣,我們亦有著類似的審美眼光。過去各種的體形適應性已經失效,除此以外的一切體型都是不合美學的。

3) 「愛情」能夠被單純地詮釋為時下的「戀愛」觀念,就是兩個人一起發花痴,感覺很有feel,一起對大家溫馨就很有幸福感,除了是文化的建構外,亦不能忽略是物質生活充裕後所產生的「自由」所容許的。在政治上無力,生活上無憂,自然地人生的意義就成為了審美的生活,愛情也被單一地消費著,傳統家庭觀念者完全沒有辨解的機會。道德虛無主義的中心是,道德教條是沒根據的;但我們的社會卻非如是,而是從傳統教條解放出來的人類需要自由生活,然而選擇傳統觀念卻仍是低於流行愛情觀的。這就是文化邏輯內的潛規則,多元文化社會內的霸權。

以此談論男性與女性的價值將十分輕易:

男性;高度、身材、英俊、財產、口才、學識、(內在特質從略)

女性:高度、身材、漂亮、身材、口才、財產、(內在特質從略)

但就算是以上隨意列出的特點,其實在同一文化內亦可以有著不同的偏愛,然而重點卻永遠在於表現性(appearance; representation)。這種種特質就成為了眾人所趨慕的Master Signifier(第一符徵, 主符徵, etc)。當然,在現今techno的世界,我們還是有各種人工的方法「加強」「特質」的種種方法,由傳統的化妝到現今頂尖的矯型手術等,都是讓人們得到力量(power)的可能方法。

正如資本主義社會內,金錢就是力量,在我們的社會,只因表現性的有效性之廣,有著這種種特質,或再加上點賣弄,就能得到種種憂越待遇(privilage)了。只要有外貌、有身材,或者懂得裝扮,甚至只懂得賣弄,就有相應的消費者會接近,以他們的代價來換取那點點的惠澤,以空虛的事物以填充他們無底的欲望。這就是本田透所言的戀愛資本主義的不平等之處。

說實在的,筆者實在對這個狀況相當厭倦:厭倦在於還真的這麼多人仍然覺得有著某些表面性的特質就能生活暢行無阻,一切如意,不同理他人之死活,而忘記其實自己只是仗著別人空虛的心靈以及虛無的特質過活。然而,消費社會的對錯卻是在於消費者的多少,所以這種文化邏輯還是很盛行的。

Master Signifier與思想腐化

我們繼續討論審美生活的邏輯,我們這些無愁餓死,卻愁味道與卡路里的人們的生活邏輯。我想探討的,是Master Signifier,或那些作為眾人的焦點生活,仗著自己外貌或外在的人的思想,為什麼往往會很自然地腐敗,或者用瓦解(disintegrate)也很適合。為什麼他們的思想、做事方法、道德等等都會出了那麼多令人汗顏的問題?

在心理分析裡,Master Siginifier就是作為文化體系內的原點,他支撐了整個體系的運作,是所有意義的支撐點。他就是權力(Power),有著這種權力就能交換到很多事物,如金錢、愛慕、關注等等人所貪欲的事物。如諺語言:名利使人瘋狂、權力使人腐敗。他是一個情場騙子人渣嗎?不用怕,他還是有口才,加上他的外貌,他還能繼續自我欺騙,然後繼續騙取女孩的心,我們還有法律的保障,他們的交往是自由而合法的。她是一個愛受關注、顧影自憐的女孩嗎?不用怕,她還是有夠漂亮和會表現自己,不用睡醒,繼續有一堆男性(或稱狗公)會堆過去哄她,給她愛護給她禮物,而她也一一理所當然地接收無誤,濫收別人的愛護,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然後繼續顧影自憐。放心,賣弄自己的外表及利用別人心靈空虛的行為,至少在我們的社會內是沒有違反法例的。所謂的道義等等只有口頭上的約制,在物質以及甜口滑舌面前一無所用。

過度優越的生活會產生絕對的人渣,但人的墮性與無反思卻使有少少短暫權力的人也成為人渣。我們社會內為什麼會有越來越的的年輕人依從這些錯誤的思想生活,其實真的可以怪是社會文化的錯,以及父母沒有好好盡力管教自己的小孩,卻是只給予物質卻沒有精神上的教育,那麼生產出怪物小孩都不是甚麼怪事。有不少順著香港社會順利而成長為人的人為什麼會如此無理,亦是如此邏輯所致。權力的確令人腐敗,在戀愛市場上亦一定是。「靚仔無本心」的道理大家都會說,可是繼續順著自己的欲求衝過去自我陶醉(自hi),而不自覺這其實是生活過於富足的其中一個幻思的人,亦實在太多太多了。所以,不論是美貌者或其傾慕者,在這個框架內永遠都是輸家,怎樣能夠逃出這絕望性的處境?請留意下一篇文章所談到的、身體的限時性、交換的不可能性。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