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11, 2010

resolution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45 pm

今天走過360,看到了A.-F. Gros──那在我的記憶裡、刻劃了可珍可愛的快樂與痛苦的一個釀造者──的Vosne-Romanee村酒在賣。

我想,又是不是要喝喝味道,以解答年前遺留下的些許問題呢?

然而;酒的田地雖然一樣,年份卻已經不一樣了。正如我亦不再是一個學生,已經走進社會;所以、現在又是不是需要一如以往輕狂,用半個月有多的生活費以寄言夢囈呢?

************

苦澀的丹寧、真的會被時間轉化成為令人欣慰的記憶嗎?

曾經在那以後喝過幾次A.-F. Gros吧?說真的,雖然在學時覺得那是令人驚歎的感動;可是其實比起很多其他Bourgogne來說,卻也不是甚麼出眾的味道。就算成熟了、被時間昇華了,也不過是一瓶普通得不再普通的故事。雖然,那曾經是自己所珍愛過的片刻回憶。

雖然卻也令人感到欣慰,但終究也真的沒有甚麼特別可言。這個成長的必然、接納世界的應然,才是令人感到歎息與欣慰的真正所在吧。

************

又,與快要搬家的BK一聚。星期五晚上,拖著疲憊的身體到了他的家,他玩著魔獸,我玩著Mass Effect。

偶客是位年輕的推銷員,進來推介服務、跑Quota。他長得高大,看上去是個運動健將,亦帶著幾分霸氣;也許不是在甚麼好學校讀書,但也一定有過威風的學生歲月。他曾經一定有過一段黃金歲月,曾經有過被眾人所驚歎的光輝。

然而,今夜在他的臉上的,卻是強擠出來的笑容與勇氣。原來,能夠真正改造生命的,是生活的壓力。不管年輕時多麼輕狂、是不良份子、是美女帥哥也好,有天終究要面對自己的人生。也許在另一個晚上,他會與朋友威風;但在今夜的這個晚上,他卻在拼命跑單。

我們都感恩、亦無法再思考甚麼才是幸運。我們所感恩的,是雖然大家都要面對兇暴的未來,將要面對更多的壓力與犧牲,但我們吃的苦也許會少一點點;至少我們有個地方可以端坐著,也會是一份可以說得出口的工作。為了這樣,我們都已經很感恩了。

************

校園也許是個好地方。

也許是個令仕途失意的人們去那裡相聚,空談往日的事情,裝作還是舊時好的地方。

************

盧卡奇的一千年。

能夠在校園外真心相信並奉行那只存在於書本的正義的人們,真的很勇敢。

然而我卻是真心怕死,只求茍存的年輕人。能夠這樣老實並努力地活下去,就是我的幸運了。

************

文學與藝術的確是好東西,然而卻往往將很多不情願長大的人困死。

二十多歲還搞不清楚社會是怎樣運作,還道著甚麼選擇、生活方式、自由業甚麼都市憂鬱的年輕人,被市場所壓榨,也不是甚麼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

你的希望有多大,你亦將跌得有多深。

然而你的信心有多強,亦將能走多遠。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