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31, 2010

不可讓自己的靈魂蒙上污點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4 am

為什麼要將所有文件釘得四正?為什麼每一個細節都要做得完美?為什麼就算不是自己的錯亦要以笑面應對接受?為什麼這些看似無聊的事情都要做至完美?

我想去相信;我必須要相信、這些極盡微小的事情、都將深深地影響的我未來。

我的祖母曾於海關工作。那時,她的上司叫「魔王」;就是典型的無事找事來規訓的那類上司。到了退休的那一天、身體不能再工作的那一天、她的皮鞋也是光滑無痕的。

她曾對我說;「假若在這個情況下你也能安然渡過,獨當一面的話,將來也不會有甚麼難倒你。」

日本仔來以前,她家裡擁有的物業是以棟計、船艇五十有多。盡管她家失去了一切所有財產、在最黑暗的時候,她還是一點一滴地走出了自己的人生來。

我們亦如是。

我的太外婆、亦是富家出生。二次大戰失去一切,為了養大女兒做著背擔鐵石徒步運上山的工作。她沒有放棄過。

在病床上,儘管很痛很辛苦,然而她在咽下最後一口氣前也沒有放棄過。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在我因為厭棄自己的無用而白痴地放棄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孩時,你與我同在。那時,我明白到了自己的無用,自此以後明白要努力。

在我被朋友出賣的時候,我很痛苦卻仍然祝福那位人兄。在這個很痛苦的時候,你與我同在。那時我理解到,再不努力以後就是等死。

在我因為自己的無用而被所愛的人屏棄的時候,你與我同在。那時開始,我拼盡了命要讓自己的未來幸福然而一無所獲,那時你亦與我同在。

在我以後黑暗無光的日子裡,在我痛苦莫明的時刻裡,在我無力自救、毫無價值的時候,你仍然與我同在。

然而我亦記得,

我們的相遇亦是在你幸失痛失戀人的時候。

在你孤獨的時候,我與你同在。

在你被一班人渣屏棄唾罵的時候,我與你同在,成為你的利劍與盾牌為你出頭。

在你惆悵著同班同學的不堪,獨然過著痛苦的學生日子時,我亦與你同在。

在你要跟那班人拍合照的時候,我亦與你同在並為你些不願拍但一定要拍的照。

在你苦惱著那可能會成為你一生的感情(及幸福)的難題時,我時常都在你的一旁。

這都是我們一起渡過的五年,十分快樂亦十分困難的五年。

甚至現在我亦與你同在,我仍然盡著自己的努力幫助你。

然而,你的未來卻是要你自己選擇的。

不可讓自己的靈魂蒙上污點,不可以讓自己成為一個人渣。你想想看,你自己到底在做著甚麼。

不可以,不應該被這些所有人都一定會面對的無聊問題使你變成「又一個」光會怪責別人、由早到晚發牢騷的「80後」。那是讓懦夫做的,而我認識的你,is better than that。

是時候思考一下你現在做著些甚麼人才會做的事情。No excuse.

我很記得,那時你跟我說過一句:「你算數把啦。」老實說,我完全不覺得那是甚麼好的安慰說話,然而我接受了,也成為了成長的契機。

因為我知道:單會附和好聽說話的、裝作關心扮演著關愛者以滿足自己的那些都只是狗肉朋友,而會跟我說些逆耳忠言的,才是好兄弟。

所以,儘管我明天還要繼續那些扔幾千萬幾億出街、錯一點點也會死人的工作,現在應該是在睡覺的時候,卻仍然寫了這一篇這麼長的勸言的原因。

現在我已盡了自己應盡的本份,或言,其實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份。

我對你有信心,我知道你痛苦,但這樣是不行的。在我那最黑暗的兩年裡,你看,我獨自地走著。你看,就算是這樣普通的我,因為我沒有讓自己失落而背著無人明白的痛苦與孤獨前進,現在回過頭去看時,仍然走出了一條不算簡單的路。

何況是我所相信著的你?

然而,你不可以奢望,永遠要打著壞打算。

假若十號失敗了你要怎樣?

假若十號成功了,就代表人生會完滿嗎?不用答,你早知道前途茫茫,一切都只是起點。
這樣,你才能多少拯救你自己的未來。

不能夠讓痛苦打倒你!那時我沒有醒覺到,

有意義的苦難很易捱,因為怎樣也是有意義的。

人從來不能承受的,是沒有意義的苦難。

然而,人卻從來都要受到這些無意義的苦難時,才能獲得改變自己人生的力量。

天將降重任於斯人。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