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23, 2011

Flor de Pingus + Salon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20 pm

Flor de Pingus 1996

過了十五年還是如此年青,看來要十年後才合喝吧。這真的是二軍酒嗎!?

濃甜似墨水,感覺不到大地與上天,就只有人工造成的感覺。的確是很出色的果實與力量,丹寧架構極討好,酸度亦算足,但真的喝不出terrior的車房酒。

Salon 1997

青蘋果炸彈。贏了。這才是Champagne,這才叫得上是法國白酒!

2 Comments »

  1. 哪間餐廳 / 哪裡買到這1997 Salon Champagne??

    留言內容 由 Jules — 三月 6, 2011 @ 7:31 pm

  2. 外國購入空運到港

    留言內容 由 Alfred — 三月 17, 2011 @ 10:36 p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