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四月 24, 2011

but don’t you know?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0:56 pm

結語。

***

所以說,這些歷盡努力與犧牲收集回來的葡萄酒,到底是為了誰而準備的呢?

到底是要跟誰喝呢?

其實根本就沒有甚麼人的吧。

***

跟新郎到大快活吃個已經不可以算是便宜的午飯。

「你看。」我說。

「如此晴空萬里的日子,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回去工作了。說實在的,我們正在浪費上天給予的、我們在這個星球上短短的時間。」

「說真的,我不想工作。」新郎回答。

「可是,也沒有其他選擇了吧。」

謂他而言,因為就要顧家了吧。

謂我而言,其實時間怎樣也是浪費了的。

***

「為什麼在酒吧喝酒不能趴著,而要挺直地喝?

因為趴著喝的話容易喝醉,喝醉就麻煩到其他人。

在酒吧喝酒不是為了尋開心的嗎?

不,在酒吧喝酒是為了學會忍耐…

大群人喝著便宜的酒吵吵鬧鬧,是不會成為大人的。」

***

酒櫃裡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德國白酒。

自己愛喝的布根地紅一瓶也沒有。

不用想太多、喝得一定暢快的意大利就有好幾枝。

***

那末,也想不出要寫點甚麼了吧?

再寫下去也是徒然的吧。

假如人生可以讓你重來的話,你會願意放棄這一切智慧而獲得淺薄的快樂嗎?

也許是會的。

但這樣想也實在是太年輕的想法了,

還是好好努力去走更遠的道路,

以償還那些不經意就負了下來的債吧。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