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16, 2011

秋中小聚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54 am

Egon Muller QbA 2009

Macht mein tag. 完全能夠打低絕大部份一二線的Kabinett。很利害的酸度與礦物,很高級的微甜。

Keller Riesling “von der Fels” 2009

很有趣的toastiness,dry得來很溫柔…

Luciano Sandrone “Cannubi Boschis” Barolo 1993

痴線的。喝了一口後完全明白。

的確很好喝但亦是那句:十分modern,十分好喝(痴線的好喝),但不是傳統的Barolo、亦沒有傳統Barolo的各樣…

不過這麼好喝就算吧。

Bricco Rocche Barolo “Prapo” 1996

平靜。Serenity。喝時未開,但能夠看到的就是溫文平靜、十分清晰通透的一個平原。

有趣。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