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尾去旅行,臨近考試,儘管我在班裡盡量低調行事,還是因需要在推拿學手法考試改日子時被學院的士大夫通天。也罷,突然連走兩天課,紙包不住火的。

想起當初選擇去台灣,事出倉卒,由構想到付錢成事幾乎沒經任何考慮,還要事後才知撞了考試。這種年輕的衝動真不要得……sweat

台北四日遊記.......

[不指定 2007/12/03 12:47 | by beck ]
由於相片遲遲未能上載,加上伺服連線不穩定,導致到現在也未開始寫這篇遊記……

等我一下,很快就整理好了。

我的腐女女友,原來也不太腐

[不指定 2007/10/11 13:27 | by beck ]
我明白腐女力場是多麼讓人難頂,甚至連一般女ACG迷也會吃不消。

我女友是腐女,是無容置疑的腐女,可是她在我面前可不會隨意展開力場發功,有的頂多是撒嬌般的程度。

但看過現在身後一班腐女看某大歷史系電動介紹時的反應,我終於認清對真正「腐」的感覺。

「絕對的厭惡」

那種腐起來旁若無人,唯我獨尊的口吻,與那些自稱「宅人」或「ACG專家」的白目一樣討厭。

由此也見到,原來我女友其實不算腐到哪程度,最少在我面前不會那麼放肆。

也許這就是她比其他腐女的過人之處……?

總而言之,我又發現多一個喜歡她的理由了。

剃鬚

[不指定 2007/10/11 01:08 | by beck ]
我打從青春期開始,鬍鬚生長速度就比較快,很多時今天早上剃清,明晚已可「刨蘿蔔」,三四天沒剃就會像現在般,常常忍不住伸手去撥。

今天是女友第一次帶團歸來,雖只是三天兩夜的短線團,但象徵意義大於一切,接船拿行李還是少不得的。

K子:「幹啥鬚也不剃?」

忽然一糟@旺角McCafe

[不指定 2007/10/04 00:41 | by beck ]
一對普通情侶拍拖吃完飯,逛過信和到處亂走一通後,多數是找個地方坐下,靜享那臨別前的時間。

由先達走到狼嚎坊,再由信和回去瓊華的「笑笑」居酒屋吃晚飯,吃完還要游到兆萬拍大頭照,行足一晚當然慘過踢波。所以,既然口渴,當然順道找個地方坐坐。

於是,我們選擇了旺角行人專用區的牡丹樓咖啡室落腳……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